發表文章

目前顯示的是 十一月, 2017的文章

圖片
捕捉光

對我來說,相機就是我的素描本,一個讓直覺與自發性作用的工具,更是瞬間的掌控者,它用視覺的方式發問,又同時做出決定。為了給世界賦予意義,就必須先體驗到自己是置身在透過觀景窗所裁切出來的那個世界裡,這樣的態度需要專注力、心靈的鍛鍊、敏感度,以及幾何感。唯有通過極度簡約的手法,才能獲得最洗鍊的表達。攝影時,永遠要對拍攝對象與自己抱持最高敬意。
──布列松《心靈之眼:決定性的瞬間》

《與身體的對話》之後

圖片
昨天參加了在有時舉辦的活動,今天睡到下午五點!
一直以來都想參加一些動態的活動,有一陣子練氣功、學瑜伽,不過在搬到台中之後,因為找不到有相應的場地,身體的活動都停止了,只剩下偶爾的公園快走。 看到有時舉辦《與身體的對話》活動,第一個反應就是:參加,尤其是,幾乎星期六都回台北的我,這一週居然因為晚上的SNA課程特地留在台中,這麼完美的安排,怎能錯過。 因為身材的關係,一直給人運動健將的錯覺,但其實我除了能雙盤外筋骨硬到不行(對!大家看到我能雙盤都以為我腳可以放到肩膀~欸欸),這兩年持續靜坐脊椎才比較能挺直,不然之前駝背根本我的小名。
所以對於舞蹈向來不是我的興趣選項,但是與自己對話的標題太吸引人了,這幾年探索自己的過程就是在與自己對話呀,只是,一直往性靈內在探索,身體的探索似乎有點落下,身心靈要整合,身體不能不理呀...但激烈的運動我的感受又跟不上進度,這個即興接觸的律動看來很適合(以上是自己,完全沒看課程簡介的課前腦補,沒想到~現場的收獲比自己預期的多更多)。
結束後的心得只能說:尋回自己曾經遺落的那一面,非常感動。
早上一開始,由精油的嗅吸與畫出自己界線開始。(畫界線這個我最會了呀,我曾經在多個不同人帶領的冥想中,都站在自己畫出的界線內,獨立於他人之外。)
然後開始在空間中移動,感受自己與他人的界線。
這個時候,大家都還各自走在自己的空間氛圍中,偶爾有一兩個人會想打破一下界線(但其實是帶領者的嘗試XDD)
接下來,先畫自己身體的記憶,然後進入一個由冰冷的海底生物進化為陸地生物熱絡互動的過程。
其實不用帶領者下達指令,畫完自己身體的傷痕印記後,已經有一種想要躺在地板上的感覺了,當帶領者帶領大家進入海底時,立刻將自己在回溯時得到的身體訊息與現在圖畫整合...自己默默的就進入了深層的療癒中,直到突然由遙遠的遠方聽到帶領者要大家“翻面”由海底爬出....中間意識有些模糊但又清晰的隨之運作。
看著身體開始修復的覺知,進入下一個觀照者活動,前面的人是鏡子,要看著鏡子一直說出自己內心的感受、飄過的字句...。 第一次這麼直視一個(陌生)人的瞳孔,看著他的眼,腦中飄過行七白光收到的話:眼睛是阿卡莎密錄的通道。我還沒有真正領悟到如何運用,但是透過今天的活動讓我明白這個過程已經開始運作 💚💖💕 當自己當鏡子時以為自己會笑場,卻發現沉靜下來後,我們可以做到的比自己想像的多。如…